1. <div id="tjwqw"></div>

            <dd id="tjwqw"></dd>

              <em id="tjwqw"></em>

              1. <div id="tjwqw"></div>

                      <em id="tjwqw"></em>
                        <div id="tjwqw"></div>

                      1. 當前位置:首頁 > 目標 > 媒體采訪 > 詳細內容

                        搜房網——白林:建筑設計和教書育人是今生最大的追求

                          來源:轉載  |  作者:白林  點擊量:   2014-09-28

                        內容導讀: 北方交通大學教授 白林 白林,北方交教授,建筑博士,《安藤忠雄論建筑》譯者,北京白林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主持建筑師。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同行評審專家,北京市建筑設計招標委員會專家庫成員;日本建筑學會會員等。師從日本著名建筑大師川...

                          \
                        北方交通大學教授 白林
                               

                                 白林,北方交教授,建筑博士,《安藤忠雄論建筑》譯者,北京白林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主持建筑師。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同行評審專家,北京市建筑設計招標委員會專家庫成員;日本建筑學會會員等。師從日本著名建筑大師川崎清教授、岸教授及著名建筑大師中國工程院院士教授,著名建筑大教授。

                               與和藹、健談的老師面對面聊天時,會不自覺被他強烈的師長氣場感染,作為教授、學者、老板的老師,很喜歡親近困難和挑戰,在他眼里它們都是機會。從學校到事務所,他培養了很多建筑人才,“一日為師終生為教育奮斗”,懷揣著報國情懷的白林,從日本遠渡重洋學成回國后,一直默默的做著一個老師、設計師、學者、中國人的事兒!
                         
                        無法割舍的戀國情

                               在日本留學12年的白林最初的想法是畢業后留在那里。但一位貢獻很大的參與過日本戰后建設的老師深深的觸動了他,“日本能有今天,我們這一代人作出很大貢獻”看到了這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有發自內心的自豪感。“當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強大國家的時候,我卻沒有一點直接的貢獻。”人,這么著活著,多么的沒意思。想到這些,心里是多么的受不了。這一想法迅速將留在日本的念頭吞噬。對于一位從大學、碩士到博士所有學位都在日本獲得的中國人,畢業后覺得為國家做點事兒的時候到了。雖然當時的日本是一個吃、喝、玩、樂、出國旅游等條件都非常很不錯的地方,但中國人要想盡情地發揮自己所學、施展抱負也許只有中國的土壤才能實現,而且中國充滿機會和市場,所以學業有成的他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回國。
                         \
                         
                        白林作品 晉商銀行

                                白林的經歷也很特別,小學二年級時“遭遇”文革,持續到高中才結束了動蕩年代的生活。但那段日子對白林而言“動蕩而快樂”,因為當時自己對社會和環境的認識都是通過生活體驗了解的,這種體驗式的學習方式讓他的認知更深刻,而不同于現今的灌輸式教育,所以讓他覺得很快樂。高中畢業后他曾在內蒙古二連浩特(離中蒙邊境線只有)服兵役5年。那時正值中蘇關系緊張時期,白林當時看了“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電影,抱著為祖國“一去不復回”的態度參了軍,那5年也是人生歷練特別多,感觸特別多的一段日子。
                        體驗式教學方式——建筑師成才的基本思想方法 
                        回到祖國,在清華大學完成了兩年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后,白林被邀請到北京交通大學任建筑系主任。當時他開了兩門理論課程,“國外建筑評析”和他獨自開發的“設計方法論”,他將在日本學到的建筑設計理論和自己的建筑認知、設計經歷集合起來運用到方法論課程上,目的是想讓自己的學生知道“什么是建筑”“什么是設計”“怎么做設計”“怎么學設計”。白林認為建筑“亦簡亦難”,簡單是因為它不是什么高科技的產物,人人天天都在接觸它;難點在于它是一個比較復雜、涉及學科特別多的綜合性很強的學科領域,所以需要真正想要學好建筑設計,成為一名優秀設計師的人具備一定的基礎素質,這個基礎就是“做人”。通過教學和自身的建筑設計實踐,提出了建筑師成才的基本思想方法和成才路線:“先做人、后做事、再做建筑。” 

                        建筑、教學如何能兩不誤?

                               如白林這樣大學、研究生、博士都是在國外讀下來的人物國內“罕見”,他認為大學階段的建筑啟蒙教育非常重要。由于歷史原因中國在設計啟蒙教育方面不及一些發達國家,所以他的建筑理解和認識也有別于國內的一些業內人士。白林的“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個性,使他當時選擇了到交大任教的道路選擇,當時也遭到很多朋友和同學的反對,但他卻覺得這是挑戰更是機會,在這個專業教學薄弱的建筑系搞建筑學教育改革試驗,這就是一個機會,搞好了,那多有成就感呀!在艱難的努力下,克服了許多阻力,化解了許多困難,建筑系在許多方面也有了一定的起色。但,慢慢的他發現作為一名教授設計的教師,沒有自己的作品,缺少自身實踐的“單純”的理論教學沒有說服力和感染力。在日本教授建筑學的老師都有自己的設計事務所,都是將自己的理論與實踐結合進行建筑創作,通過這樣的方式進行更有效的教學活動。并通過設計實踐進行更深入的理論探索。還基于多種因素的考慮,兩年后他辭去系主任職務開辦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
                         
                         搜房網
                         
                        白林作品 日本京都時尚服裝店
                         
                               現在的白林扮演著事務所主持人教授兩個角色,將一部分教學理想和教學試驗搬到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教學上他將事務所做的所有項目都演變成教學實例,設計上提出了“不以盈利為第一目的,占領學術(教學)制高點”的目標。不受金錢誘惑,而關鍵是這個設計是否可以用于教學,是否可以成為設計作品。具備扎實設計理論基礎的白林,不但喜歡教學,又傳授給學生將理論應用到實踐的具體經驗,是經過親自實踐檢驗過的“科學”理論,在事務所工作的年輕人往往是他熱心教育的“近水樓臺”,是他能最快速、直接將新的思考與靈感即時傳遞出去的受惠者。真正達到自己提出的體驗式教學方式,讓他很欣慰的是這樣的教學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可以說,白林的事務所是他精心建設的一個小型人才培養基地,他將自己的方法和研究應用到完成學業的人才培養上。挑戰“優秀的畢業生才能培養成才的說法。”這幾年白林培養的人才有基礎好的學生、也有基礎差的學生,甚至有幾名毫無建筑學專業背景的學生,培養人才和建筑創作都讓他很有成就感。白林坦言建筑人才的培養很耗時費力,而且基礎素質培養非常關鍵,但現在的學生大都有些急功近利,這與社會大環境有一定關系,所以在培養人才上也有很大的難度,既需要教師的努力,也需要他們自身的努力配合。幾年時間的艱苦努力,有很多非常令他自豪的成功人才培養案例,讓他非常有信心的堅持去做自己鐘情的人才培養事業。
                         
                        白林
                        白林作品 深圳前海地區概念規劃國際競賽
                         
                        三個奮斗目標
                                白林做事務所從一開始就設定了三個目標:第一、做有思想的好建筑。有些建筑是好建筑,但是是否有思想呢?值得思考。一般建筑師可以不考慮這個問題,但是作為一名學者建筑師就不能不思考這個問題。第二、發現和培養大師級人才。“中國比日本大十幾倍,日本有那么多世界著名的建筑大師,中國不應該沒有。中國有五千年的思想文化沃土肯定會成長出更多的世界級建筑大師,我們培養不出這樣的人才就愧對我們的祖先,愧對有博大精深文化土壤的這塊土地”。雖然目前中國處于設計發展初級階段,會存在一些問題,但他堅定地相信一定會出現這樣的人才。他也非常高興能去發現并培養這樣的人才,這個過程讓他非常著迷,白林希望自己的行為能與國家的發展銜接起來。面對培養好的人才離開事務所這件事很多人對他不解,但他認為如果將培養人才當成事業去做那這件事就很好理解,“你培養的人,他是一個好人、能人,那無論他處于怎樣的環境都會很出色。”這就是對社會的貢獻。培養好的人走了,其他的人可以進來,更想學習建筑的人會進來,中華大地會源源不斷地有大量人才出現。
                        \ 
                         
                        白林作品 深圳前海地區概念規劃國際競賽

                         
                               第三個目標是學術貢獻。白林笑言這個目標可能會比較高。但他希望自己能在建筑設計理論上,作出很清晰的、同行公認的理論貢獻。通過八年的艱苦努力,在這三個方面都有了一定的基礎性積累。白林正帶領著事務所按照這三個方向在不斷努力。

                        有思想的建筑真的高不可測么?

                                 “建筑是思想的容器”,這是白林做建筑、做設計、做事務所的指導思想。是他的建筑觀。那么,這個指導思想從何而來呢?白林告訴我,是從他的博士論文的結論而來。為什么建筑能成為思想的容器?他當時以四合院為研究對象進行了深入的理論研究。比如,中國文化中有“內外有別”的思想。那么,這在四合院住宅中有是如何體現的呢?我會發現,四合院的院子很長也很多,很有層次。從客人被招待進入的院子層次就能反映出與主人的遠近關系——內外有別,這與中國人的思想觀念非常吻合。再比如,“天安門廣場的英雄紀念碑其實就是中國傳統思想的結晶和五千年文化沉淀的產物——“祖先崇拜”。我們這一代建筑師規劃師有義務、有責任認真思考如何傳承中華思想、中華文化的問題,通過具體的建筑空間、城市空間規劃設計去落實到我們的生活中去,讓中國人的思想指導中國人的建筑。從而讓建筑、讓城市成為中華思想的容器、中華文化的容器,傳承思想文化的載體。
                         
                                這種思想在白林所做的項目中都有很好的體現,比較典型的項目是一個位于江蘇東太湖旁的面積5.9平方公里的大型項目競標。當時美國、德國、澳大利亞、日本和他的事務所四家不同國家的公司參與投標,結果他們獲得了第一名。白林對于這個結果的分析是“西方人肯定是按照西方人的思想做設計,那我是按照中國人的思想做設計,四家公司都代表自己國家的風格。但項目地點在中國,我們秉承中國人的思想,更適合中國的土壤。”事后,在對其他三家方案進行整體細致的分析后,白林發現他們所做的建筑地塊內部特別棒,但致命的弱點是周邊環境和內部系統沒有任何聯系,很獨立,這也非常符合西方人的思維方式。
                        為了方便理解,白林用了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中西醫比較。我做設計就像中醫治病,如病人胃疼中醫不單單只考慮胃的問題,一定會考慮是脾胃不和,還是腸胃不和…,考慮與胃相關的其它因素。進行綜合治理,系統解決。而西醫的思維基本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做規劃做設計也是一樣,不能只考慮地塊內的或者是表皮的問題,而要考慮地塊跟周邊系統的關系,而他的方案從整體出發,全面地、系統地、綜合地解決了各種關聯的問題。這次國際中標很好地詮釋了“建筑(城市)是思想的容器”的理論意義。
                         \
                         
                        白林作品 泰山環山路景觀帶城市設計
                                白林有一句話:“困難的條件,誕生優秀的設計。”他經常會接一些條件很差的項目,經常臨危受命,將困難的條件不利因素變成有利因素和設計的特點。越困難的條件也最能體現出一個設計師的真正實力,他被很多專業同行調侃為專治“疑難雜癥”。因為有了科學研究的功底,在他眼中無論是建筑還是規劃就變得很簡單,他認為將建筑和城市中的問題研究透徹了,自然就會設計了。每接手一個“困難”項目他都要親自進行大量的深入的研究分析,在研究的基礎上進行創新,但絕不抄襲。
                        我認為,“中國原創力量相對薄弱是因為研究能力不強大,研究是創新的基礎。“溫故知新”,缺少創新是因為溫故不足,不研究就不能創新。你真的把前人的創新都研究透了,你不用抄襲,靈感的火花就來找你了。抄襲是懶惰的表現,不愿意在深入研究上先苦功,抄襲太久就會成為習慣,喪失創新能力,創新能力也是需要培養和成長的。”

                        教學和設計如何兼顧?

                                建筑師的工作特別累,但白林覺得其實任何事情你自己都有自主選擇權,“你可以選擇累,也可以選擇不累,如果你所從事的事業是自己非常喜歡的那就不會累,還會激情四射,精力無限,獲得內心深處的快樂。但也要明確自己所走的路的方向是否正確,要能明辨是非善惡。如果找對路、有方向、能辨是非,目標雖然可能會很遠,但總有一天能到達。且在路上會‘一路歡歌’”
                         
                         \
                        白林作品 唐山南湖之門
                              白林認為人生只有兩大任務:第一是找到自己,第二是找到知己。找到自己:“我是誰、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我是什么脾氣、什么秉性、我喜歡什么?我討厭什么?我能做什么?…。找到自己才能真正快樂。才能比較輕松地做成事業,才能有成功的人生。找自己的方法也很重要,既不能閉門亂想,也不能誤打誤撞,那樣可能永遠與自己失之交臂。要找到自己,先要整理自己的前二十年,我從哪里來?我的學科興趣點何在?我的同學怎么認識我?我的老師怎么看我?我的父母對我的影響是什么?等等。搞清“我從哪里來”,才能想清“我可能向哪里去”——才能比較地容易找到自己。       自己與他人永遠是相對存在的,人與社會也是相對存在的。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人無法脫離社會而存在,也不可能一下子完全脫離自己以前的軌跡拐大彎。     此外,要看清社會,你對社會看得越清,對自己就會越明。因此,要到社會中去尋找自己,這樣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發現真正的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加自己,堅定自己的路,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這樣才能克服一切困難、忍受一切痛苦、甚至會享受挑戰,享受艱難困苦帶來的歡樂。此外,還要把自己的行為和做的事情和社會聯系起來。否則,你將會遇到巨大的阻力。具體到我自己,當遇到困惑,不知道該不該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不是去問別人該不該做,能不能做。而是按照我自己的三個標準去衡量:一是這個事情是否有利于社會和國家的利益;二是看它是否有利于集體或對方的利益;三是是否有利于自己的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這三者是一個穩定的三角結構,缺一不可。這三者要同時具備才是完整的。只有兩點也是可以成功的,但是是不可持續的,難以長久的。只有這三點相結合,你的事業才可持續、可發展,才能進入良性循環,才能有持久成功的自信,才能使自己有發自內心深處的快樂和幸福感。”我有一句話:“人生不加修飾地貪婪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能獲得成功。”當然,前提是不違法,不妨礙他人。這個事情對社會整體是有益而無害的。
                         
                                這三個原則讓他在設計上很“理性”。在做常州一個商業街競標項目時,他帶領團隊經過分析、研究后,發現原本設計任務要求做商業街的地方并不適合做商業街。按照我們“不以營利為第一目的,占領學術制高點”的經營理念,在設計時就應該堅持學術第一的原則,按照自己的研究分析結論做設計。果然,他并沒有按照業主的要求做商業街,而是提交了一個“我行我素”的設計方案。這就意味著不僅放棄了中標的可能,也放棄了10萬元的保底費。但是,最后反而中標。“能中標是因為我們超越了自我、超越了甲方,但我們為甲方的根本利益負責的精神。”雖然他們的方案沒有按照甲方要求做商業街,但卻對周邊的環境、當地的產業、經濟發展都能起到相當大的推動作用。無論哪個甲方,沒有人愿意損害自己的根本利益。設計師為甲方創造更大利益時,甲方是會理解的。所以建筑師應該站在超越甲方的高度去思考問題、做出方案,這也是作為高水平專業人員應該具備的重要素質。不要只看到眼前利益,要能看到自己未來創造的更高價值,這是事情的根本。
                         
                         \
                        白林作品 吳江市東太湖大道及周邊區域城市設計
                        創業是大勢所趨

                               “我走出校園做設計事務所的另一個重要的想法是看到中國建筑設計體制并不理想,目前的國營大院設計體系并不利于建筑設計創作。因為創造性的工作大都是基于某一個人的想法。我認為,中國建筑的創新還是需要基于個人設計事務所的崛起。全世界的經驗都證明了這條設計領域的自然規律,事務所能誕生出很多有創意的好的設計。”中國的建筑設計水平要提高,建筑領域要崛起,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打造“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的市場規則環境。目前,中國的建筑市場上,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項目,大都通過形式上的競標,貓膩性評審,合理合法的取得項目的設計權。誰與官員“關系密切”,誰就可以得到項目。 “優未必勝,劣未必汰”的市場環境使得只在設計水平上下工夫的建筑事務所很難生存。久而久之,原本好的建筑師也不在設計上下太多工夫,而專注在攬活上動腦筋、斗心眼。加之,建筑藝術審美的矛盾性和復雜性,自以為知曉建筑好壞實則外行的政府官員把持建筑好壞標準。一系列的不健康的大環境下,如何能誕生出正真好的建筑作品呢?
                         
                               白林還認為事務所的成長除需要社會環境外,重要的還有領頭人的問題。“也許我們這一代錯過了,但下一代可以踩著我們的肩膀,在我們積累的基礎上成為大師,中國肯定會出現大師這是毫無疑問的。”他覺得建筑設計的所有技能都是可以教會的,但前提是:人品好、喜歡建筑。雖然就這么兩條,但是都是高標準的。現在中國建筑行業中存在許多不健康的因素,嚴重影響著建筑設計行業的健康發展。長此以往不僅會損害建筑師的利益,損害中國的建筑設計水平,損害城市建設質量,損害全社會的長遠利益、根本利益。而且最終也會損害甲方的根本利益。

                        設計師堅持自己的理念很重要

                               如果把人生的成長看做一年的四個季的話,那么,二三十歲的時候就相當于春天,春天是播種的時候,是付出的時候,而秋天才是收獲的季節。而我們很多年輕人在播種季節就開始急于收獲。其結果:不到四十歲就已經精力耗盡不做設計了。其實建筑師這個職業,四、五十歲才能夠真正成熟,才是能真正出好作品的年齡。全世界都是這樣的。這是建筑師成長的自然規律,是不可抗拒的。你非要抗拒這個自然規律,最終就會耗掉你的青春,耗掉你的人生,讓你的建筑師生涯一事無成,只有苦累的記憶,而沒有建筑師應有的作品成就感、人生成就感。  “做人是創業的基礎,年輕是付出的年紀、是播種的季節,把握好方向,不要陷入惡性循環。建筑設計行業很苦很累,把握不好方向、節奏、力度往往就會半途而廢,要讓自己的內心變得光明,心靈不健康不會創作出正真好的建筑作品。不學會做人的根本和科學的做事方法,打好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基本功,是無法堅持住建筑師這個辛苦職業的磨練。對想要獨立做事務所的年輕人我非常鼓勵、非常的支持、并很愿意和年輕的創業者們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真心希望他們成為中國的大建筑師、建筑大師” 
                         
                         \
                        白林作品 西安現代美術館
                         
                          
                                他一直都認為只有具備良好的做人品質才能做好事情,繼而才能在建筑上有所成就。如果人品不好,并總想試圖“蒙騙”甲方、領導以獲取某些東西,那他在建筑上就不會走的很遠。對于復雜的建筑,如果做事方法不當也不利于人的發展,這可能導致年輕建筑師對建筑由最初的“熱血沸騰”到“灰心失望”,因為建筑對人的精力而言是個無底洞,無論你投入多少精力都會被吸的一干二凈,可能到頭來還沒有什么結果,甚至可能“一事無成”。建筑的復雜性決定了方法不當就會事倍功半,相反懂得運用科學的方法就會事半功倍。這方法“一好一壞”的巨大差距,就決定了一個建筑師職業生涯的成敗。 

                                在加班肆虐的建筑設計領域,白林的公司是全北京加班最少的建筑設計公司,如果沒有“十萬火急”的特殊情況,六點來鐘公司就沒有人了。建筑是創造性工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設計師心里不到最后時刻都不會提交設計成果,所以白林在教學中讓學生認識到建筑設計是一個什么樣的行業,需要用怎么樣的工作態度去面對才是最關鍵的、最重要的。
                         

                        上一篇:暢言網—— 白林:中國究竟需要怎樣的建筑設計人才
                        下一篇:建筑暢言網:白林談一級注冊建筑師執業資格認證取消

                        熱點

                        宁夏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