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tjwqw"></div>

            <dd id="tjwqw"></dd>

              <em id="tjwqw"></em>

              1. <div id="tjwqw"></div>

                      <em id="tjwqw"></em>
                        <div id="tjwqw"></div>

                      1. 當前位置:首頁 > 目標 > 媒體采訪 > 詳細內容

                        暢言網——白林:以建筑思想家為目標

                          來源:  |  作者:  點擊量:   2014-09-29

                        內容導讀:白林:以建筑思想家為目標 他留學日本,師從著名建筑大師川崎清(京都大學教授),《安藤忠雄論建筑》譯者,他扮演著建筑師和教授的雙重角色,最大的理想仍然是教書育人。他提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他對待甲方有著近乎挑剔的原則。 項目設...

                        白林:以建筑思想家為目標
                         
                                他留學日本,師從著名建筑大師川崎清(京都大學教授),《安藤忠雄論建筑》譯者,他扮演著建筑師和教授的雙重角色,最大的理想仍然是教書育人。他提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他對待甲方有著近乎挑剔的原則。

                               項目設計中他是中國思想的實踐者,要賬維權中他是無畏的先行者,他是海歸建筑師白林。他言談中洋溢著特有的風格,和藹與激情的結合,幽默和執著的交匯,暢言網近期采訪了建筑師白林,走進他豐富的精神世界。
                         
                        暢言網: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您的事務所發展現狀?回國創業的初衷是什么?

                        白林:到明年白林建筑就十年了。談到事務所的初衷,建筑設計并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我最大的興趣在于發現人、培養人和尋找思想。我們培養人有一整套的想法,培養建筑師大學的教育非常重要,因為歷史原因中國在設計啟蒙和理解建筑,理解建筑教育方面不及一些發達國家,種種原因在大學有些限制很難實現。我慢慢的發現“純”教學,因缺少實踐而失去了感染力,而且建筑師也應該有自己的作品。在日本教建筑學的老師都有自己的事務所,這對我的影響很大。這樣的教學既有實踐又有理論,還可以在實踐的基礎上進行新的理論探索,基于這些因素兩年后我辭去系主任職務開辦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希望把這里作為培養人才的基地。事實證明,我做對了。
                                事務所從一開始就設定了三個方向:第一、做有思想的建筑。第二,發現和培養能成為大建筑師、乃至建筑大師的人。第三、有理論貢獻,被同行認可。這是歸國的根本意義所在,希望能在中國的建筑設計理論上,做出清晰的、同行公認的理論貢獻。這是我的奮斗目標。
                         
                        暢言網:如今您事業上的成功是令人鼓舞的,在國外求學和工作經歷對您在國內事業上的發展起到了什么作用?

                        白林:我所做的事遠遠不能說是成功,只能說是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日本留學、工作的經歷對我在中國的創業起到的是刺激、激勵的作用。日本資源欠缺,國土狹小,70%是山地,生存環境惡劣,他們的建筑師充分發揮人的能動性,把房子設計得非常安全、合理,高效地利用了有限的資源和空間。日本的自然環境條件成就了其高效使用資源的作風,建造出很多優秀的現代建筑,也誕生了一大批出色的建筑師。他們能做的事我們肯定也能做,我相信一定不比他們差,這點激勵著我一定要回國做點事情。建筑學這樣的專業要想發揮所學,施展抱負只有中國這片土地才是最適合的,中華大地充滿著機遇和廣闊的市場,學業結束后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回國。
                         
                        暢言網:作為建筑師總有一個夢想就是建立自己的事務所,很多出國求學的建筑學人最終還是回來實現自己的理想。面對中國建筑行業復雜的現狀,在創業過程中,您覺得理想和現實存在哪些差距?

                        白林:每個人都有理想,但是理想和現實永遠存在矛盾。宇宙就是在矛盾中運行的,人就是矛盾的產物。我想清楚了:理想的價值高于現實的價值,理想存在的價值就是讓人們去追求它,現實它。關鍵是如何實踐。第一,發現理想的價值大于現實的價值;第二、每次遇到事情時,要用理想擠壓現實;在生活中處理每一件事情都有理想和現實相沖突的問題。現實是眼前利益,理想是長遠利益未來利益。舍掉眼前才能謀求長遠。舍和得是平衡的。實現理想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不能空喊著理想的口號不去付諸實踐。白林事務所成立以來,盡量與純市場化、商業化保持一定距離,為什么呢?就是為了建筑理想。真想做出好作品,就不能太商業化。我們明確提出“不以盈利為第一目的,占領學術制高點”的經營理念。來制約我們的行動。許多事情說說容易,做起來難。但是,我們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我們的理想和現實存在巨大差距。因為,我們和大家面對的現實都是一樣的。而我們給自己設定的理想稍高了一些,這樣差距也就大了一些。理想越高,與現實的差距就會越大。自然,困難也就會越多、越難。
                               很多建筑師認為建筑設計是在甲方的限制下最大限度地實現自己的理想。我并不這么認為,其實建筑師是拿業主的錢實現自己的理想的一面,我們必須有清醒的認識。建筑師和甲方溝通中始終只想堅持自己的理想是不可取的。我認為,建筑師要堅持的理想一定要和甲方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相一致、和大眾的利益相一致,和使用者的利益相一致,相統一。否則,你就很難實現,很難走下去,很難走遠。
                                那么,我們是怎么做的呢?在做常州一個商業街項目競標時,經過一番研究后,我們發現,原本要做商業街的地方并不適合做商業街。我就大膽地做了改變,沒有在甲方要求的地方做商業街。雖然違背了任務書的要求,最后我們還是中了標。那么,我們究竟為什么能中標呢?理由也很簡單,我們超越了甲方、超越了自我(超越甲方即沒有按照任務書去做;超越自我就是放棄10萬元保底費),但是我們創新性方案符合甲方的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不但大大提高了本地塊內的經濟效益,而且對周邊地塊以及產業經濟都有很好的帶動和促進作用,給甲方帶來更大的、更長遠的、更廣泛的經濟利益。設計方案為甲方創造了更大利益時高水平的甲方都是會理解的。在處理建筑師和甲方的矛盾時,不要把自己的利益看得太重,要敢于超越現實、超越自己。我的體會是:一個人,當你真正超越了自己的時候,你就會看到,你在原來的高度上看不到的東西。你會發現一片更廣闊的天空。理想和現實就是這么回事兒。登高、方知高瞻的格局,望遠、才識遠矚的戰略。
                         
                        暢言網:建筑師在其他國家不能像在中國,可以去設計那么多項目、實現那么多夢想。如果讓您回顧一下歸國創業的歷程,您的所得和所失是什么?

                        白林:所得等于所失,這是真理,是自然規律。要真正明白了,你就敢于失去,盡量失去,失去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大,得到的也越大。我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比如,我們在公開地向政府討要設計費,因此,我們肯定會失去一些項目。但是從長遠看,我們肯定會得到更誠信的、更好的、更高端的甲方請我們做項目。看似失去很多,其實得到的更多。因為,我們相信中國,相信社會。我們相信社會上好人永遠是絕大多數。我有一個認識社會的理論——“七個好人的理論”(簡要地講,就是把社會比作是由十個人組成的,至少七個人是好人)。有理論指導,我們就敢于做很多事情,敢于做公開向政府要賬這樣的事情。敢于做這個事情的基礎就是:相信正義的力量,相信共產黨的領導,相信人民的正義感,相信這個社會,相信絕大多數人是好人。你真心地給好人做好事,永遠會有市場。當然會有艱辛。這個艱辛的過程也會讓我們得到很多。實際上我從留學到今天創業,得到的收獲非常多,感覺沒有失去什么。所謂的失去大都是我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愿意做的事情也就無所謂失去。建筑設計這個工作讓我要用大量時間去學習、去思考。學習思考都是認識社會,認識設計、認識世界,認識中國的機會,并不感覺失去了什么。把在國外看到的好的建筑、好的城市、好的環境,學習到的先進理念和方法,拿回來為自己的國家,為自己的同胞做更多、更好的設計,這是多么快樂的事,是多么大的收獲呀!
                         
                        暢言網:當今中國幾乎匯集了各發達國家的“建筑語言”,一些海歸建筑師事務所正在迅速成長,您如何看待海歸建筑師的競爭優勢?如何鞏固優勢、實現企業做大做強?

                        白林:首先,能夠讓各國的“建筑語言”匯集中國,我覺得這恰恰體現了中華民族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博大胸懷和文化自信。在某種意義上講,它有利于中國的建筑和城市建設的發展。但是從建筑風格上講,它可能會是一時間的流行,最終不會成為中國建筑的主流。 我覺得,海歸的優勢和劣勢是同時存在的。劣勢是我們所處的這個轉型時期的社會環境基礎和制度很不完善。中國是人情社會,而海歸建筑師大多受西方理性思維的影響,比較缺乏通過情感交流開拓市場的能力,這方面可能是海歸的弱勢。對最新的設計理念國內的甲方也不一定接受。有這樣一個例子。江西某地一個地產商委托我們做設計,我們給他做了很好的方案,他不但不接受,還抱怨說,我們不給他用心做設計。無奈之下,讓一個剛入所的年輕學生很隨意地出了一個方案,反而被他大加贊賞。這說明一個好的設計,不僅是要有好的建筑師,更要有能夠理解它的好甲方才行。海歸建筑師的優勢在某種情況下有可能反而是劣勢。
                         
                               海歸建筑師事務所由于資質等的限制(據我所知幾乎都沒有甲級資質)就失去了很多的機會。特別是有目前的體制機制的束縛,嚴重阻礙了海歸建筑師事務所才與其它(國有大院、國外設計機構)進行平等競爭的機會,機會不平等。無法參加高水平高質量高要求的競標。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嚴重阻礙中國自身的建筑設計水平提高。對創新人才的發現,發揮其作用都相當的不科學、不合理、不有益。很重的一點就是,管理部門的思想不解放和體制機制的束縛在某種程度上也制約著海歸建筑師事務所的發展。但是,我還是相信中國的建筑大師會出自包括海歸在內的個人建筑師事務所。這是建筑設計的職業特點所決定的。我的體會是:一、要想作出杰出的建筑作品,就不能太商業化;二、要能夠最大限度地解放建筑師個人的創造力和個性。三、要有很強的獨立性。這些在國有大院和民營大院都比較難以實現。大院大都以盈利為第一目的,有產值任務,很難做到不商業化運作。個人事務所則可以不以盈利為第一目的。
                         
                               但是,在中國現行的體制下,獨立個人事務所是被擠壓的。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和一些大的開發商大多都有“崇洋”心理。 他們看不起中國人,自己看不起自己。對自己的文化沒有自信,甚至競標全部選外國建筑師。但是他們做的設計規劃大多不符合中國國情。吳江的國際競標就證明了這個一點。 從理論上講,海歸建筑師應該是最有優勢的設計師群體。其優勢就在于:他們一方面在國外學到了最先進的理念和方法;另一方面又對中國的國情、文化土壤、實際情況比較熟悉。而國外設計師對中國國情和文化土壤等深層東西了解不深。而非海歸建筑師又比較缺乏基于國外生活學習所體驗的對國外先進設計理念和方法的深刻理解。而在這些方面,恰恰是海歸建筑師的優勢所在。有兩個我親身經歷的例子可以說明這個觀點。

                                一個是一個私人島嶼規劃設計的例子。一個海歸的成功企業家,買了兩個島嶼想做規劃。他找了三個建筑師:一個是德國建筑師,一個是意大利建筑師,一個就是我。分別請到當地考察,之后做出方案。甲方先請了德國建筑師。我諫言,國外建筑師理念雖然先進,但對中國文化理解不夠,恐怕作出的東西不適合中國國情。甲方老板說:我想辦法讓他理解中國文化。于是,除了讓他看了用地,并讓他考察了當地兩家寺院。德國人很認真,拍了很多照片和錄像。之后拿出了一個寺院風格的規劃建筑方案。甲方看后無語,并辭退了意大利建筑師。

                               另一個是一個國際投標。蘇州南側的吳江東太湖地塊的城市設計國際競標項目。政府非常地崇洋。要搞一個純國外設計公司的競標。邀請了美、澳、德、日四家公司。美國HOK和澳大利亞JPW都是很有實力的國際化大公司。而德、日都是小事務所。日本由于是陪標角色,也就放寬了政策——允許與白林建筑組成聯合體。評審結果,美國最大的事務所——美國HOK和澳大利亞JPW(做悉尼歌劇院改擴建的事務所)卻都輸給我們了。他們那么有實力的國際大公司為什么輸了呢?他們輸在了哪里呢?我認為,他們都輸在了不了解中國國情和思想方法上。實踐證明,海歸建筑師的優勢在于懂得中國國情和具備國外先進理念。,他們既優于國內設計師,也優于國外設計師。
                         
                               但是,海歸個人事務所因為比較缺乏人脈關系、沒有資質的情況下,和設計院龐大的體系競爭,再加上境外事務所的種種壓力,是處在夾縫中的一種生存狀態,最受擠壓。特別是國外建筑師利用中華文化的包容開放性,自然不自然地把他們的價值觀生硬地搬到了中國,在中國建造出所謂正宗歐式正宗美式和各種新奇怪異的建筑,但是,我認為中國最好的建筑不是這樣的,任何一個城市也不可能把它變成一個“洋國家”的某個城市。
                         
                               從總體生存狀態來看,海歸事務所還是比較艱難,海歸也絕不能把國外的設計思想和設計理念生搬硬套地搬到中國來。未來的優秀建筑杰作應該是最中國、同時又是最世界,最具鮮明的時代感,同時又具有超越時空的永恒性,具有最強烈的個性和最廣泛的共性,矛盾而又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的東西。它一定是根植于中國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文化土壤之中的,它既繼承傳統而又開放包容、既體現中國文化深厚底蘊又表達出全球化時代氣息,博大精深。用現代建筑的語言表達中國對世界的認識,對大自然的認識,對時代精神的感悟。
                         
                        暢言網:海歸建筑師憑借理性開放的視野和高水準的專業服務,把種種最新的設計理念和手法帶到中國,在建筑業這個比較保守的市場中大顯身手,過程中您是怎么使業主信服你的?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白林:我們和甲方溝通的理念是:超越甲方,給甲方最好的設計。我們事務所雖小,但做的項目可以說在類型上是跨度相當的大,內容上是相當的豐富。有建筑、有規劃、有景觀、有室內、有環境、有形象設計、有策劃、有改造項目、有學術性研究報告等等。大到十幾平方公里頂級的國際邀標,小到一棟別墅、一個室內。建筑類型更是住宅、工廠、學校、醫院、酒店、商務樓、美術館、博物館、電廠、私人牧場、私人島嶼、科技園、景區大門、工廠大門、城市中心、商業街、綜合體等等。一句話,什么樣的項目都難不倒我們。那么,為什么我們能有這樣的實力呢?
                              回答是:研究能力。我們事務所有超強的研究能力。有一套自己開發的研究性設計方法。通過研究,從沒有做過的項目也會做的很好。從沒有做過設計的人也能把她教育地做好設計。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能把非專業人培養成專業骨干的秘密之一。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能以很少人手,而能漂亮地完成大項目,且很少加班的理由之一。按照搞科研的方法,研究其他相同規模和同類型的案例,我們不僅自己研究,而且將過程和方法以及研究結論報告給甲方。從而取得共識,使甲方信服我們的工作,支持我們的工作。
                                我們歸納了兩句話:“不在攬活上斗心眼,只在干活上動腦筋”。不該攬的活,攬來了也會出麻煩。但是,我們堅持“困難條件誕生優秀的設計”的理念。從來不怕困難的設計,甚至承接和很多:時間緊、任務重、責任大、資源少、條件差、關系復雜,挑戰性強、不允許失敗一類的特殊項目。我們的項目中有很多都是甲方找了很多設計師,大設計院做了很多輪,做不好,總不滿意而交給我們做好的項目。
                         
                        根據我們的經營理念和學術方向,以及多年的項目經驗,制定了承接項目六項原則:

                        1、甲方必須通過介紹委托我們做設計。中國社會是熟人社會,通過介紹可以減少被騙。
                        2、甲方必須看過公司網站,與我們有相同或相近的價值觀和做人做事的原則。
                        3、充分理解設計是一個特殊性的工作,是給甲方創造高附加值的工作。
                        4、甲方必須尊重勞動、尊重知識、尊重科學、尊重創造,具有較高的素質和品位。
                        5、甲方必須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誠實守信。
                        6、甲方具有接受高水平的思想和設計方案的能力。

                             在實踐中發現,講原理原則會降低效率,但是沒有原理原則會更大更多地降低效率,甚至會付出更大代價。所以在做事情之前,我們都要先確立原則,確定程序、確定規則。
                              類似這樣的原則我們有很多種,保障每個設計環節嚴謹有序,我們對自己要求很嚴格,對甲方同樣很嚴格,堅持自己的原則才能讓甲方更加信服我們。
                               你們還有一個提問是: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找到最困難、最具挑戰性的項目。
                         
                         
                        暢言網:您比較欣賞的境外事務所和建筑師有哪些?

                        白林:我對境外建筑師關注的很不夠。我比較喜歡安藤忠雄,不是喜歡他的建筑風格,而是喜歡他的斗爭精神,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的不屈不饒的奮斗精神。繼承和弘揚了日本民族的文化、思想和精神,而不是建筑形式。安藤早年的生活經歷很豐富,積累了深厚的社會認知基礎。安藤告訴我們做建筑師就要廣泛地理解社會。安藤的代表作——“住吉的長屋”很小但是裝著宇宙,裝著日本人的精神。安藤的成功其實很簡單。并不是不可復制。一、熱愛建筑、喜歡建筑;二、到全世界去看建筑,發現建筑是怎么回事;三、然后將自己融入社會;掏出自己的心來為社會做事。因為,每一個人的成功都是社會承認的結果。你為社會做了很多很多好事,社會就會承認你——你就成功了。真的,就是這么簡單。
                                另外,我很欣賞磯崎新,我認為磯崎新是一個思想家、藝術家、文化人。他關心的事情,建筑以外的事比建筑本身要多很多。他很喜歡到世界各地去參與文化藝術活動,喜歡和思想家、藝術家、文化人等交朋友。我認為,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能夠更好地豐富自己的思想,豐富而深刻的思想是做好建筑的基礎、根本。 因為,——建筑是思想的容器。
                         
                               建筑大師一般都是思想非常開放的人,內心非常純凈的人,有著崇高心靈的人。什么是大師?我認為,大師不是技能,不是專業,不是頭銜,也不是你作品的量多量少,或者有多少作品上了雜志,更不是你通過設計賺了多少錢、買了多少房,甚至都不是你的理論水平有多高。大師是一種人格境界。是一種胸懷。是一種思想高度。是一種大的智慧。是一種超越自己的能力。是一種面向社會、面向大眾的責任。我認為,只做建筑你就做不好建筑。建筑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思想才是根本。
                         
                        暢言網:中國建筑師應該如何使中國設計走向國際化?

                        白林:用現代建筑的語言做出表達中國文化、思想、精神的東西,說清楚來龍去脈,讓西方世界通過建筑來理解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偉大的民族。中國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中國的變化也促動了世界的變化。西方建筑包括現代建筑隨著西方思想、西方價值觀浸透到了全世界,也涌進了中國。中國經歷了站起來、富起來的階段,下一步要把中華民族的具有普世價值的優秀文化、中國的價值觀弘揚出去。讓中國“天人合一”的世界觀、文化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普世價值觀成為世界人民的一種選擇。我們這一代建筑師有義務、有責任認真思考如何傳承中華思想、中華文化、中華文明的問題,通過具體的建筑語言、建筑空間、城市空間的規劃設計將其落實到我們的生活中去,讓中國人的思想指導中國人的建筑。從而讓建筑、讓城市成為中華思想的容器、中華文化的容器,傳承思想文化的載體。”
                         
                                 在這些方面我們都在做著不斷地探索。這種思想在我們所做的項目中都有很好的體現,比較典型的一個項目是江蘇吳江一個國際投標項目。當時美國、德國、澳大利亞以及白林和日本一家組成的聯合體四家不同國家的公司參與投標,結果,我們獲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那么我們為什么能獲得第一名呢?其實,我們在前期分析中就理解了外國人肯定是按照他們的思想做設計,而我們是按照中國人的思想做設計。國際競標就是中外建筑師思想的碰撞和比拼。參加投標遇到老外不但不需要害怕,而且還應該更有信心。思想文化就是我們的優勢所在。
                               四家公司作出的方案都各自代表了自己國家的城市設計與建筑風格。但項目地點在中國,我們運用了中醫的思想方法,設計秉承的中國人的思想,更適合中國的土壤,我們按照這個思路做了,最終我們獲勝了。
                              中國的設計走向國際化,這是時代的需要。中國需要走向世界,世界更想要了解中國。作為思想容器的建筑,一定會受到西方同行以及西方普通人的青睞。只要我們作出能夠充分表達中國思想、文化的具有時代精神的現代建筑。就一定會成為世界的一部分。
                         
                         
                        暢言網:您如何看待中國建筑設計發展現狀以及對未來有哪些期許?

                        白林:從宏觀地看,中國現在的建筑環境對建筑師是史無前例的好,未來還會更好。但是行業內外大的環境等目前存在的問題也很多。包括體制、機制的問題,競標環境不好的問題,這些都是社會性的問題。我的期許是讓更多的大眾、百姓、政府官員、企業家、文化人士、藝術家、思想家、學者等更多的人來關心建筑和建筑師,使得建筑師特殊的工作性質得到理解,創造性的勞動得到認可,辛苦工作得到應有的回報。媒體有呼吁的責任,媒體更要讓大眾真正了解建筑師,尊重建筑師在城市建設和百姓生活中的重要作用、關鍵作用、龍頭作用,建筑師的地位才會有所提升。我們的要賬事件也是希望借助媒體的力量呼吁甲方、呼吁政府要尊重知識、尊重創造、尊重建筑師的勞動。讓建筑師更有尊嚴地為社會服務,為百姓服務,為中國的城市建設服務。讓建筑設計行業能夠健康發展,為社會進步作出貢獻。

                        上一篇:暢言網—— 丑陋建筑評選研討會實況
                        下一篇:易鋪網 ——高端對話三:中國建筑規劃創新與和諧專場

                        熱點

                        宁夏11选5技巧